整個調查過程具有隱秘性

記者在“誠一調查”公司暗訪時,記者假裝很擔心地問道:“當女友和異性接觸時,如何區分他們是一般的朋友關係還是親密的關係,會不會弄錯呢?”對於記者的顧慮,龔某拍著胸膛讓記者放心,稱既然他們是吃這碗飯的,辦事就不會出問題。 。而記者在暗訪另一家調查公司時,一“私人偵探”直接了當地對記者說,幹他們這行就是靠掌握隱私來賺錢。 經營範圍是“掛羊頭賣狗肉” 記者了解到這些所謂的“私人偵探”,他們不是國家立

相當檔次的車來跟蹤

29日下午,記者暗訪一家名爲“中威調查中心”公司時,其經理王某稱,對於收費的多少,南昌所有的調查公司都沒有統一的收費標準,要根據具體的情況收費。。像要調查記者女友的這種情況至少要收2000元錢。 按照廣告上的聯繫方式,29日上午,記者在南昌市十字街找到一家名爲“誠一調查”的公司。記者發現,這家調查公司實際上就設在民房之中。僅有十餘平方米的寫字間被隔成了兩間,一間用於開設公用電話亭和賣彩票

沒有統一的收費標準

龔某說,通過這些可以知道調查的難度有多大,便於確定要收多少費用。記者問:“那要收多少錢呢?”“可能要花一個星期時間,就收1500元吧。”聽他這麽一說,記者佯裝轉身欲走,龔某忙上前攔住說:“價錢好說,收1000元吧,就算交個朋友。”龔某拿出一張上面寫著調查委託書的紙給記者看,說如果談妥到時候還會簽這樣一個合同書。當記者離開時,他爲了穩住記者,又稱具體負責調查的是他的員工,到時侯價錢由記者和其員工具體

整個調查過程具有隱秘性

記者翻開一些報紙的廣告版,一些冠以“真相調查中心”,“福氏調查”名號的機構所做的廣告充斥於眼球。 “全方位的婚姻、財產調查”、“快速有效處理債權債務”、“爲您專業代理各種私人委託調查信息諮詢”等誘人的廣告詞,明確地昭示著這些調查公司實際上就是“私人偵探所”。 隻要給錢什麽隱私都可調查​​省城“私人偵探”急需規範管理 也許大家沒有註意到,在我們的身邊生活著這樣的一群人,他們以窺探他人私人空間